信仰治療

信仰治療:止痛藥的啟示

阿敏剛剛生下了一個男嬰,因為作產時間過長,所以要做剖腹取嬰手術把嬰兒拿出來。在巡房的時侯,見她面露痛苦的表情,翻查病歷,原來是因為她拒絕服食止痛藥的原故。阿敏因為擔心止痛藥會有副作用,而她又用母乳餵哺嬰兒,恐怕藥物會經由母乳而影響幼嬰,所以拒絕服用止痛劑。這是一個常見的問題,其實只要病人對醫生有信心,肯請教醫生,經過解釋後,會明瞭藥物的用處,只會幫助病人早日康復,不會引起副作用,病者就會遵照醫生的吩咐而吃藥,不用忍受不必要的痛苦了。

西醫所用的鎮痛劑,分麻醉性和非麻醉性兩大類。麻醉性鎮痛劑可以止痛的原理,是藥物可以對大腦的神經系統產生作用,而非麻醉性止痛藥止痛的原因,則是針對末稍(外周)神經的反應。合成麻醉劑包括有pethidine, dipipanone (Diconal), doxtropropoxy-phene (Distalgesic),Morphine嗎啡,Dipipanone (Wellconal) 地匹酮,Methadone ( Physeptone) 美沙酮(菲仕通)等。Pethidine, diconal和 distalgesic是常用的鎮痛劑,短時間服用,並不會產生心理或生理上依賴性的副作用。嗎啡的止痛作用較強,雖然長期服用可產生毒癮,但對臨終病患者則有藥用的價值。醫生雖然沒法醫治每一種疫病,但郤可以用鎮痛劑來幫助病人減輕苦楚,安靜地渡過人生最後的階段,而對於末期病患者來說,會否產生毒癮已經是毫不重要了。地匹酮和美沙酮則沒有藥用價值,主要用途是常用作海洛英毒癮的代用品。

非麻醉性鎮痛劑,亦名非類固醇抗發炎藥物( 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s NSAID ),是包括很多組的藥物,最普遍使用的則有一般人所熟識的必理痛和亞士匹靈。這兩種藥物的止痛能力較弱,但很少會產生副作用。其他的非類固醇抗發炎藥物,止痛能力較強,有些甚至可以等同合成麻醉劑,但長期服用會有副作用如胃出血等,不過近年已有新製成的藥物如VIOXX, CELEBREX 等,只針對產生痛楚的神經末梢,而令胃出血的情況減至最低。

最近有報告顯示,香港人在藥房購買止痛藥的人均次數,有上升的趨勢,亦比鄰近的地區為高。若是經過合法的途徑來購買藥物,不用醫生處方而可以買到的止痛藥,都是必理痛或亞士匹靈等輕微的鎮痛劑,就算長期服用,一般不會對生理或心理上構成任何傷害,但若使用者胡亂地長期服食,不去請教醫生,亦可能做成心理上的依賴,而變成濫用藥物的。從病人拒絕服用鎮痛劑到有人濫用止痛藥,我們可以觀察到一般人的處事方法,就算面對同一個問題,很多時都會各走極端,而我們亦了解到這些做法的害處。在做決定前充份明瞭事實的真相,作出適當的反應而不走岐途,才是理智的做法。這樣的處事方法,在佛教的層面來說,就是體驗佛陀所提倡的「中道」的生活。佛陀清楚地提醒世人,要減少煩惱,就要過有智慧的生活,亦即是做人處事要處於中道,實踐活用中道的智慧。

吸服可卡因合法化

電視上時常會播放政府的宣傳廣告,警告市民,特別是年青人,不要嘗試去吸服毒品如海洛英等,否則會前途盡毀。社會上不時有宣傳活動,而學校內也會舉辦講座,還有社工的輔導,希望年青人不要墮入吸毒的陷阱裏。其實吸毒者本身都了解吸毒的害處,但無奈不能自拔,而年青人吸毒,仍然是社會上一大問題。年青人吸毒,很少一開始就服食海洛英等,多數由濫用軟性藥物開始。軟性藥物,除了在狂野派對中可接觸到的社交藥物外,其他最普遍被使用的就是大麻和可卡因了。

可卡因(cocaine),又名古柯鹼,是一種白色的粉末,由南美洲生產的可加灌木提煉出來的。可卡因有時會混合海洛英一同注射,但比較普遍的則是用一支小管吸入鼻腔內。古柯鹼是一種很強烈的興奮劑,最初因為它的價錢昂貴,所以在上層社會流行,但最近由於它的價錢有低落的趨勢,因此也開始普遍起來。這種興奮劑可以使人產生興奮、亢奮的感覺,消除飢餓,但對於疼痛和疲累則感受不到,所以令人覺得體力充沛和精神旺盛。不過,有時這些感覺會被焦慮和恐懼所取代。在短時期內頻密服用大量劑的古柯鹼,可導致極度的剌激、焦慮、狂想,有時甚至進入迷幻的境界。它的後遺症則包括疲倦和沮喪,有時甚至會失眠,還有機會引至心臟衰竭。不斷地吸入的動作會破壞沿鼻部位的鼻粘膜,同時也可能破壞及分開鼻孔的結構。

可卡因的使用者,一般不會對這種藥物產生適應能力或身體方面的倚賴,但可能會發展出一種很強烈的心理上的素求,常常要依靠這些藥物所帶來的身心的安適感。長期使用者可能會表現得非常緊張、過敏和混亂,由於睡眠不足而導致疲憊。

由於吸服可卡因不會做成身體上的依賴,對濫用者的害處,可能等同吸煙或飲酒,所以在歐洲,有些國家正在討論有關吸食可卡因合法化的問題,而有些地方甚至已經立例容許青少年吸服可加因。由於是新實行的措施,到現在還不能下判斷這樣的做法是否恰當,但採用這些政策的政府,主要是覺得規範化後,政府會更易控制藥物的來源和數量,減少黑社會的介入和操控,同時可以更有效地幫助那些濫用藥物的人士。是否應該合法化,正反雙方都有不同的理據,相信要配合當地的社會狀況,市民對整件事情的認識和德育的要求,才能決定甚麼是最好的途徑。其實最重要的是決策者有決心去解決問題,用愛心去幫助那些濫用藥物的人士,而不是另有目的。合法化後的明顯害處,就是可能會帶給年青人一個混淆的信息,一個借口去理性化這些行為,令社會上慢慢產生認受性,而增加濫用者的人數。由宗教的觀點出發,自然認為要帶給年青人一個明確反對的信息,所以對合法化這一建議,一定有所保留。佛陀的教誨,是希望每一個佛教徒都守酒戒,希望人人時時刻刻都在清醒的狀態下。連酒都不可以喝,對於合法化的建議,自然是應該反對的。

跳板藥物大麻

大麻或大麻樹脂,是屬於迷幻劑(hallucinogen)一類的藥物,但並沒有藥用的價值。大麻是非法藥物中最廣泛使用的一種,被形容為比較軟性的藥物,有時又被稱為跳板藥物,因為有些使用者是從吸食大麻而轉到服用更強的硬性藥物,例如海洛英。根據英國衛生部估計,在英國大約有一百萬人使用大麻。因為大麻相當便宜而且容易取得,所以常是年青人最先試用的非法藥物。

大麻cannabis 是把一種植物:cannabis sativa的葉子晒乾,然後捲成香煙或用煙斗吸食,也可以把葉子拌在食物裡吃,俗稱大麻煙(marijuana)或“pot”。 Hashish或hash(大麻樹脂cannabis resin) 是從大麻樹上刮下來的樹脂,黃黑色的,可以壓成一塊塊的糕狀物,吃的時候取一小片和煙草混合吸食或咀嚼。大麻油則是從樹脂提煉出來的液體,是大麻中最強力的一種。這些藥物一般從北非、中東和亞洲多處出產。種植、製造或供應任何形式的大麻,一般都是不合法的。

大麻在燃燒時會發出一股很特別的氣味,有點像燒焦的麻繩。這種氣味會在吸食的現場縈繞一段時間才消散。大麻服食者的用品,除了大麻外,還包括捲煙紙、燒焦的鉗子或用以連接大麻煙與香煙的鱷魚皮煙咀、一些奇形怪狀的管子和香枝或香料以便辟除氣味。

服用大麻的效果,在很大的程度上,會視乎使用者的期望與心情而有所不同。很多人在第一次服用大麻時,只會產生很小的效果。持續使用後,最普遍的效用是鬆弛和多說話,時常興高采烈和對顏色和音響有高度的敏感。有些人在服食大麻後,會喪失精力,情緒經常改變,在提及行為時,會表現出好辯駁的態度,在歡欣、喜歡說話的現象過後,沮喪的情緒會跟著出現。服用者食慾有所改變,對於糖果非常渴求,亦可能干擾學校功課、影響工作表現、運動或嗜好等。

大量服用大麻會造成知覺錯亂。沒有經驗的人往往會過量使用,而有些人在焦慮或沮喪時服用大麻,會發現他們不愉快的感覺加深了,有時甚至可經驗到一種短暫的恐懼,不會基本上不會因為服食過量大麻而招致生命危險。

儘管有關大麻對使用者健康的影響,還需要作進一步的醫學研究,不過根據現在所掌握的証據顯示,大麻有可能干擾青年人成熟的過程,也可能損害生殖器官。因為大麻通常是吸食,所以會引起支氣管炎和增加患上呼吸道疾病的機會,亦有可能導致肺癌。在性格上有困擾的人服食重劑的大麻,可突然引發暫時性的精神錯亂。長期服用大麻,雖然在身體上產生倚賴大麻藥性的可能性不高,不過經常服用會發展心理上的倚賴。

罌粟花

最近有新聞報導,阿富汗鴉片的產量大幅度增長﹐聯合國證實阿富汗農民在2002年度生產的鴉片量,估計多達3,400公噸。世界各國都很關注這些鴉片去向,一般相信會是經過製煉後,流入毒品市場。鴉片對人類的禍害,可說已持續多過一個世紀,而對於中國人的影響猶深,因為相信大家都不會忘記,中國近代吏的序幕,就是1840年的鴉片戰爭。

鴉片是從一種草本植物──罌粟中提煉出來的。罌粟,原產於南歐及小亞細亞,後傳到印度、阿拉伯和東南亞等地,是一種一年生的栽培植物,一般種植在海拔高達300至1700米的地方。植物身高約1.5米,每年在二月播種,四、五月開花。罌粟花呈白、紅、紫等顏色,每朵花有四個花辯,葉子大而光滑,並帶有銀色光澤的綠色,而當其果實成熟時,花辯會自然脫落。罌粟本身並不是毒品,但從罌粟中郤可以提煉出鴉片、嗎啡、海洛因、可待因等等毒品。

鴉片有生、熟之分。生鴉片是透過多必的小刀,將罌粟的蒴果輕輕劃破,讓白色乳汁流出,待乳汁乾燥凝結後而成。一般呈褐色或黑色膏狀物,可製成圓塊狀、餅狀或磚狀,俗稱阿芙蓉或福壽膏。鴉片屬醫學上的麻醉性鎮痛藥,但現在已沒有任何醫療上的價值。生鴉片一般表面乾燥而脆,裏面則保持柔軟和有粘性,味苦且具有強列的、令人作哎的氣味。生鴉片中除了百分之十五至三十的礦物質、樹脂和水份外,還含有百分之十至二十的特殊生物鹼。這些生物鹼可分為三類,一類是嗎啡類生物鹼,其中又包括三種成份:嗎啡、可待因和蒂巴因。一類是罌粟鹼類生物鹼,而另一類則是鹽酸那可汀類生物鹼。生鴉片需要進一步加工處理後,才可供吸毒者使用。

熟鴉片就是生鴉片經過燒煮和發酵後而成,可製成條狀、板片狀或塊狀;其表面光滑柔軟,有油膩感,呈棕色或金黃色。熟鴉片可發出強烈的香甜氣味,是用附以煙袋鍋之長管來抽吸。吸食者先把熟鴉片搓成小丸或小條,再在火上烤炊軟後,就塞進煙槍的煙鍋裏,然後翻轉煙鍋對準火苗,吸食燃燒產生的煙。一個煙癮不大的吸煙者每天吸十至二十次,但亦有人可每天呆吸百餘次。當前最普遍的吸食方法,是一下吃上一、兩個小鴉片丸,或把鴉片溶於水中,注射其溶液。有些吸煙者還會把鴉片燃燒後的殘渣保存起來,以備缺煙時重新使用。過量吸食鴉片可引起急性中毒,可因呼吸抑制而死亡。

最初幾口鴉片的吸食,會有不舒服的感覺,令人頭暈目眩、噁心或頭痛,但隨後則可體驗到一種伴隨著瘋狂幻覺的欣快感。為了達到麻木的瞑想狀態,吸煙者需要紋絲不動和安靜。鴉片藥物成癮性極高,而且有藥物耐受性(即使用有效劑量一次比一次加重)。吸食者在相當長的時間內尚能保持職業和智力活動,但如果吸煙太多,慢慢會變得瘦弱不堪,面無血色,目光發呆,瞳孔縮小,失眠,和對什麼都沒有興趣。長期吸食鴉片,可使人先天免疫力喪失,因而極易患染各種疾病,而注射過程若不清潔,則易造成感染,如注射處潰瀾、發炎,肝炎,愛滋病等傳染。由於吸服鴉片會成癮,所以若一段時間後沒有吸食,就會有戒斷症候出現。

海洛英

九十年代的香港雖然興起了一些搖頭丸、K-仔之類的「派對藥物」,但根據香港禁毒處中央檔案資料顯示,一九九九年呈報的吸毒人數有一萬六千多人,當中有一萬二千人吸食海洛英,所以海洛英仍然是高居香港毒品榜榜首的毒品。海洛英又名白粉、粉、灰或四仔,而其中兩個英語俗稱是“smack”及“H”,是現代人吸食上癮最普遍的藥物。海洛英的使用者通常是由使用一種較「軟性」的藥物,例如派對藥物、可卡因、大麻等開始,然後慢慢進展到較「硬性」的藥物,以便加重獲得首次使用藥物時所得來的那種感受。

海洛英是屬於鴉片劑的一種,是從嗎啡提煉出來的一種純白色粉末,等於嗎啡強力的兩倍多。這類藥物屬於鎮抑劑,但沒有藥用價值。這些白色的粉末,帶有苦味,使用者可以吞食,溶解於水中飲用,或注射到血管裡(稱為mainlining),皮下注射(skin-popping),鼻吸或口吸(追龍)。製造或售賣海洛英都是違法的,在街頭流行之海洛英品種純度不一,由淺棕色至白色都有,亦有混入奶粉、糖或葡萄糖等物質,一般依純度不同而分一號、二號、三或四號海洛英。白粉通常是以小紙包包裝或以封口塑膠袋等方式流通市面。

吸食海洛英者的身體會很快有反應,包括愉快的感受、減少痛楚和飢餓感等等。藥物會令呼吸、血壓和脈搏等身體機能減慢。首次使用除了會感到欣快外,還會伴隨著噁心和嘔吐的徵狀。吸食者身體的機能會減慢,他們會昏昏欲睡。若一次過吸食大量的海洛英,藥性可以令呼吸減慢、體溫下降及心跳不規則。呼吸減慢至停頓時,就會致命。

吸食海洛英之危險,是因為它極容易成癮。使用海洛英的人一般需要越來越多的藥物來達到同樣的快感,不過到了後期,就算增加吸食量也不能達到快感時,他們就只是為了感到正常一點而吸食了。長期使用海洛英者會體重減輕和食慾減弱、流鼻水或鼻孔發癢、瞳孔收縮及雙眼流水、性情暴躁和煩躁、手臂、手背及身體其他部位有針痕、床單或衣袖可能有血漬、對一般的嗜好、活動、學校和工作喪失興趣。長期使用者會產生呼吸毛病、有便秘、情緒不穩定和月經失調等問題。

由於一般吸食者買回來的白粉會混入其他雜質,例如粉筆的粉或葡萄糖等,甚至可以混入其他藥物(例如安菲他命或巴比土酸鹽),這大大增加了使用時的危險性。吸食者由於不能正確知道吸食的份量,這會令他們有更大機會因過量使用而死亡。吸食海洛英的人衛生情況通常很差,若果他們共用針筒注射,便有機會染上如愛滋病或肝炎等性病了。

使用者如果停止服用海洛英,就開始有毒癮發作的徵狀出現,如疼痛、流汗、發抖和肌肉痙攣等。身體方面上癮的情況,在出生於倚賴海洛英母親的嬰兒身上最為明顯。由於嬰兒在母胎時已有這種倚賴的情況,所以在嬰兒出生後,就開始經驗到毒癮發作時的徵狀,原因是嬰兒已經不能再從母胎的血液中得到藥物的供應。病嬰需要接受鎮靜劑和止痛劑,慢慢消除毒癮,全部的過程大約需要一個月。有許多病嬰雖然接受了治療,但仍有可能不能生存,所以吸服海洛英,是名符其實的禍延後代了。

信仰治療:戒毒不同於一般疾病的治療

戒癮的過程漫長而艱辛,並且同時涉及生理、心理及社會三大層面,所以戒毒不同於一般疾病的治療。國際上公認的治療方案,是基於生理、心理和社會醫學模式的全面考慮,採取脫毒、康復、後續照管等幾個階段與步驟,來幫助濫藥者擺脫毒癮的。

脫毒階段是戒毒的開始,使吸毒者可以順利過渡急性戒斷反應期,幫助解決身體上的戒斷症狀,令吸毒者能夠脫離毒品而沒有生理上的痛苦。這階段通常需時1-3周。若只進行單純的脫毒治療,則療效不佳,戒毒者的複吸率可高達90%以上。

阿片類毒品成癮的脫毒治療有許多方法,主要分爲自然戒斷與非自然戒斷兩大類。自然戒斷法,即是不會給予吸毒者提供專門戒毒的藥品,硬性停止吸毒,讓戒斷症狀自然發展,自然消退。戒斷症狀的極期大約在第三天,即斷毒後72小時,熬過以後,便開始好轉。7至10天,大部分明顯的症狀都會消失,可說是克服了身體上的依賴性。這種方法簡單,需時最短。有人認爲,讓吸毒者體驗到難受和痛苦,有助於吸取教訓,不再重犯複吸,但世界各地應用自然戒斷法已數十年,並未見到出現吸取教訓,不再複吸的效果,反而使吸毒者對戒毒機構産生恐懼,儘量躲避,失去求診的積極性。自然戒斷對於年老體弱者不適用,有時可能會危及生命。

藥物戒斷法就是採用各種抗戒斷症狀藥物來減輕吸毒者在戒斷過程中的痛苦,或用其他同類藥物來進行替代遞減性治療。戒癮藥物,傳統上以症狀療法所使用之 Clonidine、鎮定安眠劑、抗精神病劑為主。使用 Clonidine雖然可以減輕戒斷症狀,但郤無法完全解除戒斷症狀所引起的痛苦;使用鎮定安眠劑,會擔心因使用不當而上癮;抗精神病劑,則必須避免產生錐體外徑副作用。針對海洛英成癮者,近年來已研發成功多種戒癮藥物,其中包括鴉片接受器作用劑(Opiate receptor agonist)如美沙酮(Methadone)和LAAM(N-acetyl-methdol )、其他藥物如丁丙諾啡(buprenorphine)和拿淬松(Naltrexone Hydrochloride)等。

美沙酮無法治癒鴉片類成癮,僅是讓成癮者維持在此藥品上,避免毒癮發作,而LAAM是美沙酮衍生物,具長效性質,且比較不會產生欣愉感,濫用性較美沙酮為低。丁丙諾啡(buprenorphine)是新藥,病人只須按指示服藥三天便能戒除毒癮,成功率頗高。一般戒毒藥物如美沙酮會使戒毒者感到痛苦,包括骨痛、精神疲累、食慾不振和睡眠不穩等,但BUP則沒有這些副作用,而且斷癮的症狀很輕微,,戒毒者服用期間仍可吃飽睡足,從表面觀察更不知其正在戒毒。拿淬松(Naltrexone Hydrochloride)是鴉片接受器拮抗劑(Opiate receptor antagonist),此類藥物使用後會拮抗海洛英、嗎啡的作用,即是使用它之後,再服用鴉片類劑不會獲得預期的欣愉效果;如果停用時,亦不會有戒斷症狀。

脫毒完畢決並不是戒毒治療的終結,由於藥物的作用只是消除了生理戒斷症狀,而戒毒者的心理、神經功能、身體狀況還未恢復,行爲還未得到矯正,這些都是導致複吸的因素,因此需要有一個過程來處理脫毒後的稽延性戒斷症狀、心理和行爲問題,這個過程就是康復階段。後續照管則是指在戒癮者回歸社會後,建立一套監督、扶持措施,給予他們心理或專業輔導,並提供其他方面的支援和幫助,讓他們重新融入社會。

信仰治療:宗教治療與靈性治療

對於戒毒,有些地方政府是採用強制執行形式,有些國家則屬自願性質。一般醫療單位或政府機構針對戒毒治療,多是用藥品輔助吸毒者身體解毒,並紓解其心理困擾;但有些志願機構,如有宗教背境的,在近年則積極推行信仰治療,希望藉著宗教的力量,來幫助濫藥者戒除惡習。

在世界各地,信奉主耶蘇基督的晨曦會,近年積極推行褔音戒毒。福音戒毒是屬於第三基層治療法,也就是靈裏治療法,重點是不依賴藥物,不單憑己力,完全因著神的愛,聖經的教導,過來人榜樣的帶領,以及團體動力,來幫助吸毒者之身體解毒,心理重建,使戒毒者更新自我,淨化情感,擁有一個全新的聖潔品格,平穩踏實的回歸社會,這正是福音戒毒全人復健的意義。接受晨曦會輔導者必須住在會內戒毒村,男性為期一年半,女性為期一年,各分為四個輔導階段,以身體、心理、靈性及職能訓練等全方位復健為輔導內容。第一階段是讓學員適應村中生活,幫助他身體恢復健康。第二階段輔導學員人格重建,藉著農場式的生活方式,鼓勵學員自己種菜養畜,由工作中操練責任,產生良性的團隊默契精神及自我肯定。第三階段幫助學員在思想更新中建立人我互動的關係。第四階段則是賦予其幫助戒治學員的服務功課,且為出村後擬訂新生活。

在台灣,有佛教團體舉辦信仰治療襌修班,希望藉著佛陀的教誨,持戒的清淨生活和襌修的力量,來幫助濫藥者戒除毒隱。

根據最近的研究報告指出,幫助戒毒者戒斷毒癮,有別於醫治其他的疾病,因為對於濫藥者來說,心理上的問題遠較生理上所產生的毛病嚴重,亦直接影響到戒斷的成效。醫護人員要充份理解戒毒者心靈上的解脫的重要性,要對濫藥者的身、心、靈進行全面的照顧,全人治療才能增加成功的機會。

巴利加度是美國佛羅里達州浸信會健康系統戒毒療程的主管(Perry F. Carios, DO, of Baptist Health Systems Chemical Dependency Program in Jacksonville, Florida, USA),他指出醫療工作者在設計和推動戒毒療程時,要充份了解靈性(spirituality)和宗教(religion)兩者的分別。靈性的提昇,意即指個人的精神得到慰藉,心靈有所寄託,人生充滿希望,生活過得充實而滿足。至於宗教信仰,則一般會受到社團內信條的規管,信眾可以在教團內得到心靈的慰籍,精神上的溝通,但教會會比較著重儀式,這些儀式甚至會世代相傳。靈性的修養,不一定要從宗教上獲得,對於戒毒者而言,要接受信仰治療,先決條件是要接受那個宗教,所以會有一定的限制,但靈性治療,則可以超越宗教層面,而達到戒毒的目的。佛教是一個比較特別的宗教,因為佛祖釋迦牟尼並不是神,信仰佛陀只是被其教誨所感動。釋迦佛的教導,主要是圍繞如何過有智慧的生活,藉著清淨的行為來減少煩惱。其中很多實踐的方法,如如何修心、襌坐等,都可以繞過宗教的層面,來幫助濫毒者靈性的提昇,從而達到戒毒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