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佛同緣

佛教徒可不可以吸煙呢?我們如何打造一個無煙世界,饒益有情?

夕陽西下,陌上歸人,經過一日辛勞的工作,拖著疲乏的身軀,慢步踏上歸途。遠望田莊,炊煙縷縷,想著回家後可以與家人一起進膳,共享天倫,體內的疲勞已感到一掃而空。這些情況,在工商業發達的社會,是很難想像得到的。這些景象,在石屎森林中,亦很難有機會看到。現代社會,家中早已沒有煙囪,人人可以見到的只是工廠的煙囪。隨風吹送來的不是飯香,而是污染的空氣。混濁的氣流,嚴重時凝聚不散,像霧一樣濃罩著這個世界,影響社會生態,並對人類的健康,構成威脅。
醫佛同緣

墮胎不僅屬於殺生,而且屬於殺人,是很重的惡業!

墮胎(abortion),又名人工流產、人流、中止懷孕、終止懷孕、刮宮、終止妊娠、誘導性流產(induced abortion)等,俗稱打胎、落仔、夾娃娃,是指用藥物或手術在胚胎或胎兒還是存活的時候以人工方法終止懷孕狀態。墮胎的歷史悠久,而相關的法律規範和它背後的文化種族意識在世界各地都不盡相同,正反兩方面的意見爭論非常激烈,主要圍繞宗教、道德倫理和到底是胎兒的生命權比較重要(pro-life),還是女性的身體自主權更重要(pro-Choice)等。筆者的意見則認為應多討論當婦女懷孕後而有打胎的意願時,有沒有給與足夠的支援,終止懷孕是不是唯一的選擇,和事情發生後是否對女性有充分的照顧。
醫佛同緣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為甚麼佛教徒要受持酒戒?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自古不少騷人墨客,寫下無數詩詞歌賦,感人心坎的場面,都離不開杯中物。人醉心於飲酒,主要與酒後對身體所產生的反應有關,亦會受到周圍的環境氣氛及群眾壓力的影響。有人醉心於飲酒文化,有人相信飲酒對身體有益,而佛教的「不飲酒戒」,是佛教的殊勝處,突顯出佛教戒律的特色。
醫佛同緣

器官捐贈在佛教修持上是一項大功德;發菩提心,行菩薩行,展示佛教積極入世的精神

再生醫學最新的訊息,是日本一群研究人員,在2018年6月得到日本醫藥品醫療機器綜合機構許可,於8月開始,把誘導性多功能幹細胞(induced pluripotent stem cells, iPSCs)衍生的神經元移植到患有柏金遜症患者身上,進行臨床試驗。生物科技的進步,帶給人類新的希望,因為很多疾病都可以用器官或組織移植來治理,未來可以用複製器官而不需等待他人捐贈,但遠水不能救近火,目前器官捐獻的來源還是死者和活人,社會上應多做一點宣傳,來鼓勵捐贈器官的行動,而對於佛教徒來說,更應該坐言起行,以實際行動來支持。
醫佛同緣

引申正能量、改善身心健康、達致「全人健康」的目標⋯⋯這就是禪修的好處!

「身心醫學」是指從「身體、心理、社會」各種層面去了解「病人與疾病」的全方位統合性醫學,是趨向於回歸「全人性」化的醫療。身心醫學(Mind-Body Medicine, Mind-Body Therapies, MBTs)主要著眼於心智(mind)、行為(behavior)與身體(body)之間的交互關係,透過心智的作用來調整生理功能及促進健康。佛教與醫學,有不可分割的關係,在佛教經典中,釋迦牟尼佛被稱為「大醫王」,因為釋迦佛祖,用戒定慧的方法,來調和身和心的不諧和,根治貪瞋痴所引起的一切疾病。
醫佛同緣

離開語言文字的不二法門──佛法教曉我們無言的可貴

在某些場合,保持沉默是可貴的,若大家都是怒不可遏,互相對駡,這只會把事情弄糟,這時若能保持緘默,不說話、不發聲,則可以讓大家的思想冷靜下來處理問題;就像歌手張國榮主唱,由許冠傑填詞的歌曲《沉默是金》的歌詞那樣:「夜風凜凜,獨回望舊事前塵,是以往的我充滿怒憤。